看看这些要靓不要命的“老”男人

作者:中国澳门新太阳城太阳城注册网 来源:www.bxjcy.com 发布时间:2018-12-18 21:18:38 点击次数:121

  大自然赋予了许多雄性物种更艳丽的色彩、越是出挑的雄性越能博得雌性的注目,为繁衍后代创造机会。男性护肤和美容的历史,亦是源远流长。

  从词汇的角度看,不同文明的语言,都记载着男性理容的历史—男人理容和护肤,起源于“cosm etae”一词,这个词指的是专门用香水侍奉男人或女人沐浴的罗马奴隶。从古埃及开始,不同文明都发明了特定的词汇,来描述与美容和香水相关的事物。古希腊人用“kosm ein”来表达装饰、化妆,以及肉体与思想和谐的概念—他们认为,只有梳洗和装扮得俊美,才能与自己的思想达到和谐统一的状态,这是感受内心深处快乐的基本要求。

  男士最初的护肤品,仅仅是芳香精油。公元前1万年,男人们用带着香味的油料和药膏来清洁身体,以软化皮肤、遮掩体臭。染料则是最初的彩妆用品和染发剂,男人们拿胭脂涂红嘴唇和颊,用指甲花染料点缀指甲。

  男人们还会将一种由金属锑、铅、杏仁灰烬、氧化铜、赭石、孔雀石等组成的粉末混合物,用小木棍蘸着,细细地勾画在眼睑的上下,挑到眼角画成个杏仁的线条,也就是所谓的眼影。眼影除美观,据说还能遮挡太阳的强光,保护视力。后来这也传到了中东,伊拉克男人们学着埃及人的模样描起了眼线,一些历史学家认为,他们画黑眼线是为了抵御“恶魔之眼”;但也有学说认为,伊拉克男人涂黑眼线,只是为了证明男性在社会中占据的主导地位。

  从公元前7000年到公元前4000年,香料植物被大批量用到护肤化妆品里,与橄榄油和芝麻油混合,制成了“新石器时代软膏”。埃及人在公元前3000年学写字、学制砖的同时,也大量引进了一种名叫“没药树”的乔木植物,这是芳香剂的原料。古埃及人的集市上,到处都是贩卖护肤香料、芳香植物的商贩,从此,护肤理容成了埃及人卫生健康的传统,擦油和乳霜是他们的皮肤抵御烈日和干燥狂风的利器。

  红色赭石粘土将古埃及男女们的妆容推到新境界,碾碎的赭石与水搅拌在一起,成了男人化妆的利器,这就成了口红、腮红和指甲油的原型,红唇红脸蛋红指甲是古埃及男人的标配。

  中国汉代男子会敷粉,汉惠帝的男侍们有“不敷粉不得上值”的规定;在魏晋南北朝时期,男人对外貌仪容的追求登峰造极,男人化妆之风非常盛行,梁朝的男子不仅敷粉,还要施朱(胭脂),刮掉胡子,熏香衣裤;到了唐代,化妆品的制作工艺日益成熟,男性盛行涂抹面脂、口脂,唐代皇帝每逢腊日,便把各种面脂和口脂分赐官吏,以示慰劳。

  公元100年左右,罗马男人将大麦面粉和黄油抹在上,将羊油和血液涂在指甲上闪闪发亮。他们在护肤技术上做的最大贡献,就是发明了混有鳄鱼粪便的泥浴。男性理容从脸部,扩展到了头部,罗马男人们频繁染发,金色是当时最时髦的颜色,这让男人们看起来更年轻,但当时的染发剂腐蚀性极强,男人们不得不终止了这个让他们脱发的染发术。

  公元1世纪中叶,罗马的男人们描起了眼影,他们用粉笔涂白皮肤,并把脸颊抹得红扑扑,他们在浴缸里用油性香水,也把这种油涂在锋利的兵器上。

  证据表明,维京人也是爱化妆的民族。阿拉伯旅者Ibrahim A l-T artushi在公元950年写到了他游走维京片区时的所见所闻:“那里的人眼睛上也化着妆,画上之后美不胜收,男人和女人都显得那么美。”他所描述的大概就是眼影。

  在这个男妆泛滥的时代,男人的皮肤用上了接骨木花膏,他们用酒来洗澡,用鸡蛋和蜂蜜混合物来做面膜、去皱纹。男人们脸上涂着天竺葵花瓣做的胭脂,嘴上打着口红,这是健康、富有和充满活力的象征。苍白的脸色是时髦的体现,这种增白剂的配方是锡和砷,它们的氧化物都是剧毒,以致多少人为了美而命丧黄泉,于是也有男人用粉底来铺白面孔。男人们用碱水将头发漂成银白色,或是戴上假发,他们把迷迭香水喷满发丝,用鼠尾草漂白牙齿……这个时代的男人,可以说是史上最臭美的男人。

  爱美之心人人有,虽然男士护肤化妆的行为自古就有,但千百年来,他们为了美而无所不用其极,一些怂人听闻的理容方法无异于慢性。

  汞水这是从伊丽莎白时期流传下来的化妆品,其实就是汞,但是男人们把它当胭脂用,它会腐蚀脸部皮肤,但有人用它来消除雀斑和青春痘,用完后会留下疤痕,严重者会变成僵尸脸,中毒甚至死亡。

  剧毒粉底伊丽莎白时期,男人们无比迷恋苍白脸色,他们和女人争相使用可以让面部增白的铅粉。铅粉在当时是用作油漆船舶的涂料,直接涂脸会导致铅中毒。

  铅毒梳子古罗马的老年男子,为了保持头发的乌黑亮丽,使用铅做成的梳子,虽然效果显著,但无异于在白发上涂毒。

  烟熏妆古埃及人基本是用硫化铅之类的东西在眼睛上涂抹,导致铅中毒,今天的非洲人还在冒险这样做。

  喷香水当洗澡文艺复兴时期,所谓洗澡,只是往身上洒上各种香水和化妆品而已,他们都认为香水是淋浴的替代品。

  美黑牙膏伊丽莎白一世时期,有钱人才吃得起各种美味,所以会长满蛀牙,被糖果和垃圾食品搞坏是理所当然。爱慕虚荣的人,便无论如何,都要将牙搞得又黑又脏,以突显富裕程度,这种特制的牙膏里混合着骨灰、铝以及蜂蜜。

中国澳门新太阳城太阳城注册网版权所有 (c) All Rights Reserved.